您当前的位置 :公交花园新闻网 > 财经 > 上海第二胎母亲在肝癌后重生,今天我和我的宝宝一起生了一岁!

上海第二胎母亲在肝癌后重生,今天我和我的宝宝一起生了一岁!



周五,在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会议室,肝脏领域的一些权威专家和8位肝癌患者聚集在一起参加“肝癌治疗方法的选择和成功患者的经验分享” 。在分享会的最后阶段,37岁的杜女士流下了眼泪,与大家一起演唱了“生日快乐”。她希望吹灭蜡烛。 “是医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。我能够站在这里。用两件宝物庆祝这个非凡的'一岁'!”

在过去的一年里,杜女士是一场灾难和重生。在去年上半年,她去了美国生下了她的第二个孩子。当她来不及感到快乐时,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:出生后50天,她被发现患有大量肝癌并伴有阻塞性黄疸,几乎没有生存。原本幸福的四口之家将经历最严峻的命运考验。杜女士的家人抱有最后的希望,并找到了中山医院肝病科的夏景林教授。情况比专家预期的要糟糕。 “肿瘤非常大,有阻塞性黄疸,左侧脑膜积液,腹水量适中,体质虚弱。 ......“根据传统情况,患者一直”没有药物可以挽救“,只能治疗肝脏,减少黄疸,不可能进行手术,介入和放疗。

夏景林告诉记者,“如果我再次不接受这个案子,可能意味着新生儿即将失去年轻母亲。有时候,在'草书领域'实现了医学的进步。”专家组决定放手:经过三次干预,杜女士于今年3月19日手术切除了肿瘤。之后,她进行了3次化疗,重生的梦想终于实现了!她很兴奋,流下了眼泪。 “一定要相信医生,所有治疗计划都要与医生沟通,并积极配合医生。其次,我必须相信自己,慢慢了解,慢慢了解,慢慢治疗,保持良好的心态,而疾病并非不可能打败了!“

来自浙江泸州的叶先生讲述了他25年前人生转折的故事。 1993年,他去北京回家乡,检查他是不幸患上了肝癌。 “当时,我觉得天空正在下降!反复检查,但结果是如此肯定,这是肝癌。”叶先生和他的家人首先向中山医院寻求帮助,该医院在肝癌诊断和治疗领域享有盛名。马增辰教授领导的研究小组首次给患者做了手术。许多年前的记忆仍然生动。 “马教授非常认真。我的肿瘤位置非常糟糕。他做了几套准备下雨的计划。如果刀不能打开肿瘤,专家们会准备'埋葬管'。医生如此认真细致,我无法在心里表达我的感激之情。“幸运的是,整个操作非常顺利。手术后半年,叶先生重返工作岗位。 “当时,我认为除了认真的工作外,我无法回复医生为我继续的生活。”?

在此后的25年里,中山医院成为叶先生的“家庭”。他坚持跟进20年。作为存活时间最长的肝癌患者之一,他还积极配合医生进行各种调查和提问,努力帮助医疗技术进一步发展,使更多患者受益。今天,叶先生资助了11名生活困难的学生。他的行为被他的家庭媒体广泛流传。 “做好事是我对中山医院的最大回报。只要我活了一天,我就会给我中山医院。爱和温暖,继续传承!”

在分享会上,中山医院前院长,肝脏医学专家杨炳辉教授表示,未来中国乙型肝炎疫苗接种率将继续下降。但是今天中国仍然是肝癌的大国,患者占全球患者人数的一半。虽然成功治疗的次数并不少见,但从宏观角度来看,肝癌的总体预后多年来并未显着改善,占不能手术的患者的80%。对于晚期疾病患者,治疗效果不大:靶向药物索拉非尼可以延长寿命仅2.8个月,最新的免疫治疗PD-1对肝癌只有15%有效。肝癌的预防和治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夏景林教授累计治疗肝癌干预新突破治疗574例。他认为肝癌的治疗不应该是希望单一的药物或方法。综合治疗是提高疗效的基本思路。至于患者是否具有治疗价值,还应该以“安全,经济,有效”三个原则为基础,最终实现延长生存,提高生活质量的两个目标。 ?